快捷导航

洪德堡之战:北宋与西夏争霸的内卷式僵局

[复制链接]
查看: 393|回复: 6
发表于 2021-5-12 08: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说的统一度量衡,统一文字,也不太对。秦统一度量衡的目的是为了收税方便,并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从现在考古所见,中国文化的起源不是一家,比如重视王权的龙山文化,重视神权的良渚文化,神权王权并重的三星堆文化,不同的文字是不同文化起源的表现,统一文字恰恰是对中国文化的摧残。再有修直道,秦不过是把六国的直道连在了一起,也不是要想富先修路,普通人走直道脑袋直接搬家了。考古所见,陶寺遗址就有大规模的道路,直道这个东西最晚在商王武丁时期就有了。秦始皇搞基建修的是他占地50平方公里的秦始皇陵吧。请你看看高敏老师:《从云梦秦简看秦的若干制度》再做视频。最后再问一句,为了两千年后某某人的幸福,让你去死,你愿意么。

【秦始皇】被历史误解2000多年的千古一帝

  洪德堡之战:北宋与西夏争霸的内卷式僵局
  原创 米南德 冷炮历史
  公元11世纪晚期,北宋与西夏的长期鏖战依旧悬而未决。尽管双方在事实上已形成某种僵局,却都不愿对摆在眼前的事实予以承认。因此,除非不断加码发动新的攻势,就无法向内部的正反两方给出合理交代。哪怕忍受持续性的财政状况恶化与基层民力的消耗过度,也要在账面上营造出“正在迈向胜利”的假象。
  发生在1092年的洪德堡之战,便是双方在该阶段的思路体现。因为无论谁胜谁负,都无法从根本上改变原有态势,仅仅是在为战而战而内卷路上越走越远。
  两个各有苦衷主战派

洪德堡之战:北宋与西夏争霸的内卷式僵局

洪德堡之战:北宋与西夏争霸的内卷式僵局
  北宋后期的战略与政策 都由新旧两党来回折腾
  在洪德堡之战爆发的前夕,北宋与西夏内部决策都为铁杆主战派所掌控。只不过前者是为确保对方的降服而故意为之,后者则是迫于生存危机而被迫保持高攻击性架势。但无论最初的动因究竟为何,终究是一拍即合的开启战争之路,并共同获得了自己不曾预料的尴尬结局。
  比如在哲宗皇帝赵煦治下的北宋,以司马光为首的保守派,因获得祖母太皇太后高氏的认可而重新得势。通常而言,这个派系的主心骨大都反对王安石所推行的激进财政政策,害怕过度消耗民力而引发更大危机。甚至于对西夏的态度也较为实际,远没有先前的变法派那般雄心壮志。但碍于中央帝国的外交脸面问题,始终希望是对方来找自己进行洽谈。在此之前,则乐于发起进一步的压迫性攻势,让党项人能乖乖上门向自己求和。
  西夏墓葬壁画上的贵族妇女
  相比之下,西夏内部的主战派则更为激进且充满着浓烈求生欲。因为与很多后人臆想的不同,这个派系并非根正苗红的党项贵族,而是中途遁入西北的汉人流亡者。其中,又以频繁与王族联姻的梁氏表现最为强硬。正是因为来源的并不纯正,所以经常遭企图扳倒自己的旧势力批判。于是便无可奈何的建立起党项传统守护者人设。同时还坚决反对与北宋方面的媾和可能,期望以进一步的消耗战来削弱地方派系。
  于是,非常诡异的乱象,就成为主导宋夏后期交锋的根本性因素:宋朝内部的求和派,希望以决定性的大胜来结束战争。西夏内部的汉儿党却死活不愿停止同自己文化母国的持续冲突。
  新旧两党虽有不同诉求 但都无法停止对西夏的战争
  内卷化的军队与部署策略
  宋朝野战军的临时营地
  虽然宋夏两国的决策层都希望自己能斩获大胜,但麾下武装却因饱经自己的摧残而状态每况愈下。只不过是由于数量与装备不断扩增的表面文章,才让不明所以者觉得他们还在发展壮大。
  首先是长期以攻灭西夏为要务的北宋,几乎将大部分财政资源与军事潜力都分批堆砌要西北前线。这其中固然有长期压制武将群体,所造成的军队实力羸弱问题。但不计后果的滥伐货币与随之产生的超量征兵,才是造成其难振雄风的最大诱因。唯一值得称道的成果,便是能以相对廉价的费用,构筑起众多满布在陕西、甘肃边界上的大小堡垒。甚至是更进一步,夺取了先前为西夏所长期控制的兰州,从而在理论上阶段了对方所仰仗河西走廊商路。但若计算进驻军规模扩大而激增的花销,则综合成本始终居高不下。加之必须用规格最高的禁军才能完成守边任务,也就反过来促成了精英部队的迅速劣质化。
  西夏内部同样为全民皆兵政策而严重消耗
  其次,迫于宋朝利用体量优势所施加的无穷压力,西夏方面的内部状况也跟着在日益恶化。本就不够充裕的劳动力数量,因战争的长期化而更加不堪重负。为此,就不得不反其道而行,像北宋那样构筑越来越多的堡垒或山寨。正常的经济生活被压缩至最低状态,近九成的人口都要服务于随时都有可能爆发的小规模冲突。王室则借机压缩封建贵族主的生存空间,用自己指派的屯田部队蚕食对方领地,造成破坏性远比战乱还要彻底的习惯性内耗。如此一来,西夏军队的单兵战力也出现了明显下滑,对于抱团搞大规模会战的诉求也强烈起来。
  最后,双方其实都对这样的局面感到非常不满。于是又不约而同的强调分散出击,依托早就犬牙加错的堡寨来吸引对方注意。随后再派遣精选出来的珍贵机动力量,在某个薄弱环节上觅得突破良机。只不过钱多的北宋更倾向于建造更多堡垒来吸引对方注意,而资源不足的西夏必须在战术上执行更多攻坚任务。发生在洪德堡附近的一系列交战,便是双方战略谋划趋同的最显著表演。
  西夏内部的主战派 恰恰是汉儿出生的梁太后集团
  并不成功的伏击战
  忍耐力更差的西夏 首先尝试打破僵局
  公元1092年10月,资源不足的西夏主战派抢先动手,发动了由梁太后亲自领衔的御驾亲征。随即,便有号称数十万的庞大军队,分头进攻庆州与环州之间的多个堡垒。考虑到其内部的经济恶化与人口凋敝,这样兵力规模显然有严重的夸大之嫌。更有可能只是几支千人级别的偏师,在利用各类障眼法吸引当面的宋军关注。真正主力同样规模有限,为的就是能尽快找到防御缺口并形成快速突破。
  此时的北宋前线驻军人数,也不过是在50000规模上下。因为同样是分散驻扎,所以很难在任何局部形成压倒性的优势兵力。作为临时应对支持,统领全局的章楶只能从各堡垒守备队中选取精锐,勉强凑出有26000人的机动力量。但真正的优势,却在于众多为当局所收买的边境蛮族。其中既有脱离西夏的党项部落,也有长期生活在河西周遭的吐蕃遗民。因为还能在两国驻屯区之间进行游牧,所以能较快获得有关部队大规模调动的情报。加之北宋方面的投资较多,对他们出手较为阔绰,便在该阶段内较为敌视西夏。
  在军中占比很低的北宋长矛手
  于是,整个沿线的宋军堡垒,都开始遭遇数量不等的西夏军队围攻。然而,由于对手大都为临时纠集出城寨的民兵,还缺乏必要的攻坚武器,所以始终对躲在坚墙背后的自己没有太多办法。由梁太后亲自率领的一分部王室部队,则顺利摸清了位于环州附近的缺口,并毫不费力的从中穿越过去。只是由于宋军已经将整个区域都变成前线,因而没能掠夺到多少牲畜与财务。反倒是彻底暴露了自身行踪,不适合继续在原地逗留。一行人便赶在北宋援军抵达前离开,准备从固原以东的洪德堡返回本土。
  结果,这则动向很快为与之有过接触的边境部落获悉,进而传到大将章楶那里。后者当机立断,将几乎全部的野战军都派往洪德堡一带埋伏。其中,大部分兵力直接进驻位于山坡高地的主城区,另有几个分队被安排在周围的小型营寨内做呼应。当对方在当月18日凌晨抵达边上山路,又故意放轻装简行的前军部队通过。然后以烽火为号,开始从各头围猎毫不知情的西夏中军分队。后者正巧处于一字排开的行军长蛇阵型,自然被从山顶俯冲而下的宋军打了个措手不及。
  守卫边境城寨的宋军弓箭手
  然而,作为全民皆兵代表的西夏,毕竟有着略胜于北宋的个体战力。他们迅速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就地对已经失去突然性的伏击者展开反扑。结果,基本以全步兵阵容上场的宋军,竟然被活生生的挡在半山腰位置。经过持续一上午的不间断交锋,还是没能将困在低处的党项阵势击垮。等到在后方压阵的西夏骑兵追赶上来,便以强悍的冲锋将宋军全部赶回了洪德堡内。甚至一度反攻到城寨门口,逼的留守部队将投石机、神臂弓和床弩都搬出来乱射一通,才免于被党项人反攻倒算的厄运。
  到了当天夜里,参与伏击的大部分宋军已无力阻挡对手前进。西夏人也看穿了对方的气势衰微,匆匆聚拢残部逃出生天。等到伏击者在天亮后来搜索现场,只找到3000多具敌军尸体、600走散的马匹和900头运送补给、战利品的骆驼。自己却同样折损3000多人,丝毫没有达到预想中瓮中捉鳖效果。但因为找到了疑似西夏太后的衣物,所以仍旧能向汴梁反面上传捷报。
  险些在反击中冲破宋军防线的西夏骑兵
  平心而论,洪德堡之战的确是为数不多的北宋对西夏的机动战胜利。近乎1:1的交换比,也比过去的数次大规模会战都好看不少。然而,这些仅是勉强合格的战绩,恰恰是整个帝国耗干多地区资源才努力换来的成果。尽管的确让作为对手的党项人有些苦不堪言,自己却根本没有从胜利中获得多少实惠。犬牙交错的对峙态势依旧存在,耗费巨大的前线军费也无可避免。西夏方面则会进一步倍感压力山大,从而转化为下一次的更为激进回馈。
  所谓内卷,莫不过如此。因为劳财伤命的大戏还必须再上演下去......

有一说一,秦始皇的成就,是后人无法可及,撇开秦的暴政,秦始皇用一国之力统一六国是真的牛逼,而秦始皇也仅仅只是推崇以法治国,虽然惩罚过于血腥暴力,但也确实给人民有着一定的压迫力,让民众不敢有反心,且在军事上具就有一定的影响力,就说建长城这一件事,对前世和后世都有一定的利益,先说抵抗匈奴就具有一定的用处,后世就可以造福人民,为中国旅游景观做出一定的贡献力,我的押韵是不是很妙?妙啊,妙啊,真TM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8 12:54: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史记司马迁也说自己集百家之口,他自己分不清是真是假的情况下都会记载在里面,我认为这是一种谨慎的历史观,后人近一步靠科技发展来推断事实真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8 15:23:40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始皇非但没有被误解,目前主流网民对他一边倒的脑残粉和狂热崇拜,但如果真的生到始皇那个年代,估计没有人受得了,赋税比汉初高差不多十倍,还要义务服徭役,百姓太苦了,过在当下,利在千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3 20:42:32 | 显示全部楼层
自初中学到始皇统一六国就开始崇拜这个皇帝,越是深入了解他的作为就越是不懂那些无脑抨击的“学者”,明明很多事情像焚书坑儒阿房宫之类的明明不是他的错,却被这么多人误解多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4 10: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始皇错就错在没有用精神洗脑,让那些百姓感觉在做贡献,而不是在徭役。只要洗脑了,哪里有那么多抱怨,各个还恨不得抢着去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4 22: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中国通史就明白千古一帝名副其实,2000来年就这么一个皇帝才有这个称号,那就是秦始皇始皇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秦始皇所做的那些事超前而且后世很多年真的多亏了始皇帝呢,属实牛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6 10: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华夏从部落走到封建走到帝国,靠的就是当初周礼化野人,靠的就是分封诸侯国持续的对外扩张,这是生产力落后交通不发达时最好的办法,也是本民族之源,居然有这么多人不理解分封?即便到了清朝也要用总督去做一方诸侯,为的是处理突发情况跨区域协调和指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让解读历史更简单

  • 反馈建议:麻烦到发帖管理处反馈
  • 我的电话:这个不能给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史记  Powered by©  技术支持:飛     ( 闽ICP备18007999号-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