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导航

李世衡收藏的真迹被临摹,为何众人却说临摹的才是真品呢?

[复制链接]
查看: 1253|回复: 6
发表于 2021-11-4 11:1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英雄史观不可取啊,秦始皇在他的位置上,很好完成了自己的政治理想,值得肯定,但是也要考虑到先秦各国政治家和思想家,从孟子到韩非,对于天下归一的探索和追求,比如楚国发明了县制,郑国公布了第一步成文法,同时后世汉代郡国并行制的尝试,包括对各地方神话的统合与历史构建,地方上的分裂与统一几千年未曾断绝过,而不能仅仅看到秦始皇牛逼,也要看到秦代普通公务员,文武大臣,民众的历史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

【秦始皇】被历史误解2000多年的千古一帝

学习历史是一件很专业性的事情,过去发生了什么,后人通过遗留下的书籍典故可以略知一二。而过去真正发生了什么,后人需要自己去考证去证实。本站史记非彼史记,只希望能记录下一些关于历史的说法,来让后人自己去考证。

北宋学士李世衡喜爱收藏墨宝,他有一部法帖,是晋朝大书法家的真迹,收藏在儿子李绪处。长安有个姓石的从事官,向李绪借此帖去欣赏,却悄悄临摹了一本,献给了潞国公文彦博。文彦博以为是名家真迹,珍爱异常。

不久,文彦博大会宾客,并拿出收藏的字画让大家欣赏。李世衡也受邀参加。一见此帖,李世衡大吃一惊:“此帖乃吾家物,何忽至此?”急忙叫仆人回去取帖来验证。不一会儿,仆人带着法帖来了。李世衡仔细一看,才知道文彦博的那本是临摹的。再问仆人,方知李绪曾将此帖借给石从事,而文彦博也不讳言“墨宝”系石从事所献。

真相大白,李世衡拿出真迹,将石从事借帖临摹而转赠的经过如实告诉了文彦博。在座的客人们听了,纷纷涌上前来,拿着两本字帖反复比较、辨别,最后一致认为:潞国公收藏的那本是真迹,而李学士的是摹本。

李世衡私下里长叹一声说:“彼众我寡,岂复可伸?”他们人多势众,又众口一词,我哪里分辩得清?今天我才深深体会到,身世显赫,假的也能变成真的;地位低微,真的也会变成假的啊!

谁的官大、谁的权重,谁就拥有了真理。这是封建社会一条颠扑不破的“真理”。李学士其实应该感到宽慰,因为这条“真理”不过使他的一本字帖受了委屈,而在其生前身后,却有不少人受这条“真理”戕害,付出了更高的代价。

科举的八股文要怎么写?八股文有多难?

科举的八股文要怎么写?八股文有多难?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

古代的科举考试,虽然不同于现代的考试,科举的基本制度是为了选官,但是这种通过考试的办法选拔人才,确实是一种不错的办法。不过在古代,科举制度虽然比较完善,但是科举的内容却不是特别的能够发挥考生的才华,尤其是后来出现的“八股文”,简直就是一场灾难。那么,八股文到底是什么?八股文又应该怎么写呢?

“经义之文,流俗谓之八股”,八股只是民间的叫法,考八股,其实还是考经义。

八股文有固定的格式,通常由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起股、中股、后股、束股、出题、落下10部分组成。

“破题”“承题”“起讲”是用简单的句子来概括全题。“入题”

“出题”为点出题目。“落下”又称“收结”,为全篇结尾。

庄瑶殿试卷,清嘉庆二十二年(1817),长258厘米、高44厘米、宽10.7厘米,现藏中国科举博物馆。殿试由皇帝亲自主持,在科举考试中规格最高,试卷卷首有“第贰甲第贰拾玖名”的字样,内侧有庄瑶中秀才、中举人和参加会试的年份,整张试卷完整地保存了殿试收卷、弥封关防、阅卷、钦点的全过程。

明、清时乡、会试头场试四书五经,均用八股文,其书写格式及字数也有严格规定。

明洪武十七年(1384)规定,书义每道200字以上,经义每道300字以上。万历八年(1580)又规定,限500字以内,过多者不予誊录。清顺治二年(1645)规定,每篇限550字。康熙二十年(1681)增为650字,乾隆四十三年(1778)定为700字。超过者不予录取。

这种文体形式死板,内容固定,严重束缚了人们的思想。光绪二十七年(1901)八月下诏,改革科举,“凡四书五经义,均不准用八股文程式”,结束了以八股文取士的历史。

韩菼,不但是康熙十二年(1673)癸丑科会试的第一名——会元,而且在紧接着由皇帝主持的殿试中,因其策论主张撤去“三藩”,正中康熙下怀,就被钦点为状元,即第一甲第一名。

韩菼的原文如下:

[破题]

圣人行藏之宜,俟能者而始微示之也。

[承题]

盖圣人之行藏,正不易规,自颜子几之,而始可与之言矣。

[起讲]

故特谓之曰:毕生阅历,祗一、二途以听人分取焉,而求可以不穷于其际者,往往而鲜也。迨于有可以自信之矣,而或独得而无与共,独处而无与言。此意其托之寤歌自适也耶,而吾今幸有以语尔也。

[入题]

人有积一心之静观,初无所试,而不知他人已识之者,神相告也。故学问诚深,有一候焉,不容终秘矣。

[起股]

汲于行者蹶,需于行者滞。有如不必于行,而用之则行者乎?此其人非复功名中人也。一于藏者缓,果于藏者殆,有如不必于藏,而舍之则藏者乎,此其人非复泉石中人也。

[中股]

则又尝身为试之,今者辙环之际有微擅焉,乃日周旋而忽之,然与人同学之谓何?而此意竟寂寂人间,亦用自叹矣。而独是晤对忘言之顷,曾不与我质行藏之疑,而渊然此中之相发者,此际亦足共慰耳。

[后股]

[束股]

惟我与尔参神明之变,而顺应之无方,故虽积乎道德之厚,而总不争乎气数之先。此时我不执其为我,尔亦不执为尔也,行藏又何事焉?我两人长留此不可知者予造物已矣。

结尾是大家都感兴趣的观点:长城这么矮究竟能拦住什么?

拦马队。只要马过不来,蒙古人进来就没有多大杀伤力,保不齐都赶不上占山为王的草寇。再说,虽然它不很高,但也不是立时三刻就能爬上来的,因为墙头上都是流动哨。还有,墙是建在山脊靠外一侧的,墙根底下不是平地,是很陡的山坡,无形中就增加了攀爬难度,降低了进攻效果。建在平地上的城池,墙高得多,都经常被攻破,而长城从未听说被人从某个中间段攻进来的。毁垣而入的情况不少,但都是趁防守松懈的时候拆墙,没有强攻的,因为在平地上攻城跟在山坡上攻城不一样。另外,毁垣,爬过来就行了,为什么一定要拆墙呢?因为人能爬墙,马没法爬,不拆墙,马队进不来。所以,它就是挡马队的。它再矮也比马栏高。马栏都能把马挡住,何况是长城。

相关帖子

苦于当代,功于千秋。听起来很不错,可是修长城服劳役的人就该为此付出生命 ,该死吗 ?人是自私的 ,封建君主做的一切也只不过是为了他自己的统治,大多数人也不愿意这么白白的奉献 。始皇帝是一位雄主,但是某些人把它神化的过了头了 ,难道我真的就该跪着他吗 ?我宁可现代站着委 曲求全 死 ,也不愿意在封建社会当奴才 。功也好,过也好,实施的总是人民 ,他们只不过是发号施令者而已 。中国历史是一幅帝王将相的家谱,但是真正中国脊梁的还是人民 ,他们的攻绩再好,受苦受累的也是人民 。有功,也有过。不应该神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8 08:2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秦始皇的法不是法治,是法制,執法精神相同,但法的定義不一樣,他的法是古代帝王王法,是自上而下統治人民的法,跟現代保障人們幸福的約法是不一樣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2-28 09: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觉得秦皇太远见了,所谓的希望长生不老估计是心中宏图还未实现吧,秦兵马俑里修了那么多巡抚用的马车,是想死了也要巡抚。之所以称暴君还真得辩证看待,不过确实是一个有丰功伟绩的为了事业而生的千古一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2 20:09:25 | 显示全部楼层
【cp】秦和六国在“文明”这个概念下,本质上是一个水平线上下分布,彼此不差太多,但秦的“暴”绝非全都是后人春秋笔法,恰恰相反,“暴秦”论的主要证据多是秦人自己的文字记载。我想说的也就是秦的“统一”绝非是嬴政吐哺,天下归心,恰恰相反,他是把“暴”从秦推向天下的军事征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3 16: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旦古人有什么超前的思想或行动就会被说是穿越的,承认前人的优秀就这么难吗?没有依据仅靠个人猜测用一个“穿越”去否认古人的优秀,正彰显了无知与愚昧。我们只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去发现发明新的事,哎[OK](父母安康,个人观点,想法相反,就是你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6 08: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秦始皇杀嫪毐,把自己母亲流放,实际上他借这个机会把秦国内的楚国势力给灭了。所以有史学家猜想,秦始皇的皇后,一点资料都没有留下的「始皇后」应该也是在嫪毐判叛乱的时候死了。这位公子扶苏的生母,至今没有一点资料记载她到底是谁,只能猜想她可能是楚国人。一切等秦始皇陵揭开答案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3-7 02:47:55 | 显示全部楼层
抛开当时人民生活,谈后世功绩,本身就是把自己的幸福凌驾于过去人性命之上,和啃老族没什么两样。当代人们天天说自己被牺牲的一代,才牺牲哪么一点就天天吵吵,抱怨社会,那个年代牺牲的都是命,还真是双标的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账号

本版积分规则

精彩推荐

让解读历史更简单

  • 反馈建议:麻烦到发帖管理处反馈
  • 我的电话:这个不能给
  • 工作时间:周一到周五

云服务支持

精彩文章,快速检索

关注我们

Copyright 史记  Powered by©  技术支持:飛     ( 闽ICP备18007999号-8 )